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English
  首页 > 中国与联合国
戴兵大使在“气候融资促进持续和平安全”阿里亚模式会议上的发言

2022-03-09 17:50

主席先生:

我欢迎你来纽约主持此次会议。感谢阿联酋作为安理会主席倡议召开本次会议。我也认真听取了各位通报人的通报。

当前,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日益显现,全球行动的紧迫性持续上升。气候融资是开展气候行动的关键,也是发展中国家的核心关切。发达国家是气候变化和历史碳排放的主要责任方。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帮助他们更好应对气候变化,既是发达国家不可推卸的道义责任,也是其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巴黎协定》下必须履行的国际义务,是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公平和各自能力原则的重要体现。

然而,自2009年哥本哈根气变大会以来,发达国家始终未能兑现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的承诺。有智库研究报告显示,发达国家的融资总额不仅不“达标”,甚至还存在“掺水”、“凑数”等问题,私营部门绿色投资以及非气变投资也被纳入官方气候资金计算。发展中国家原本对去年召开的格拉斯哥气变大会期待很高,希望发达国家能够进一步提高气候融资支持力度,制定具体量化目标,但并未能够得到发达国家充分回应,导致国际社会又一次错失了加快全球气候行动的重要机会。

主席先生,

气候变化并不直接导致武装冲突,安理会议程上的国家也没有哪一个因为气候变化而陷入动荡。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专家坦言,在气候变化与不安全局势的传导机制上,政治、经济、社会环境是关键因素。正是由于连年战乱,基础设施损毁,应急救灾水平不足,冲突国家才会缺乏对极端天气和气象灾害的适应能力。对于发达国家而言,一次干旱、一场洪水可能仅会带来局部损失,但在基础薄弱的冲突国家就存在人道风险,令动荡局势雪上加霜。

帮助冲突国家抵御气候变化冲击必须要对症下药,在灾害预防、监测预警、防灾减灾上下功夫。如果只把眼睛盯在可能出现的安全影响上,无异于本末倒置。冲突国家最需要的不是在气象灾害发生后预判是否会产生冲突风险,而是需要充足的资金支持来提升适应气候冲击的韧性,尽可能减轻灾害影响。   

今天的讨论进一步突出了气候融资的紧迫性。如果发达国家真想推动气候行动,就应该首先履行责任,兑现承诺,向包括冲突国家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足额、透明、可验证的气候融资。如果安理会希望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有所作为,就应该从自身授权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帮助议程上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获得所需资金和技术支持。如果要请秘书长采取行动,就应该用好现有机制,发挥秘书长气候行动和融资特使作用,而不是要求设置新岗位,导致机构重叠和资源浪费。

主席先生,

中方是气候治理的行动派。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方克服自身经济、社会等方面困难,实施一系列应对气候变化战略、措施和行动,参与全球气候治理,应对气候变化取得了积极成效。习近平主席已郑重宣示,中方将力争于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方正在为实现这一目标而付诸行动。

作为对全球气候治理尽责的国家,中方为增强发展中国家气候变化应对能力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近年来,中方累计投入约11亿元人民币用于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向近40个国家赠送节能和新能源产品与设备,帮助有关国家发射气象卫星,为120个发展中国家培训了近1500名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官员和技术人员。面向未来,中方将继续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支持,同国际社会一道应对气候变化挑战,保护人类共同的地球家园。

主席先生,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气候融资。中方希望各位同事发言聚焦会议主题,不要引入同本次会议无关问题,体现对会议安排的尊重,推动会议讨论取得预期效果。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