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English
  首页 > 中国与联合国
张军大使在安理会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公开辩论会上的发言

2022-07-19 14:02

主席先生:

我感谢你主持今天的会议,感谢甘巴特别代表、拉塞尔执行主任的通报。我也认真听取了库米先生的发言。库米先生结合自身经历,向我们讲述了武装冲突给儿童带来的无尽伤痛,十分发人深省。

儿童应当享有无忧无虑的童年,不应被迫卷入成年人的战争,在对暴力的恐惧中长大。然而,秘书长关于2021年儿童与武装冲突问题的年度报告再次向我们展示了令人痛心的现实:过去一年,生活在21个冲突国家和地区的1.9万名儿童,遭受近2.4万起严重侵害,平均每天65起,杀害和致残、招募和使用儿童、拒绝人道主义准入的问题尤为突出。

这一个个幼小的生命,一次次无情的伤痛,无一不在拷问着国际社会的道德良知和对下一代人的保护能力。这些孩子已经在战争中失去家园、失去童年,我们不能再让他们失去未来、失去希望。在冲突中保护儿童的最好办法就是结束冲突。安理会要为停火止战尽力,为政治解决奔走,让深陷冲突的儿童早日看到和平曙光。同时,要为暴力划定边界,对儿童施以保护,决不允许暴力冲突践踏儿童的基本权利。为此,我愿分享几点意见:

第一,制止针对儿童的严重侵害。安理会决议规定的六类针对儿童的严重侵害是冲突中的行为禁区。冲突当事方应停止对儿童的严重侵害,同联合国密切合作,制定儿童保护行动计划,在争端调解、和平谈判、解武复员、冲突后建设和平的过程中优先考虑儿童权益。国际社会对儿童的保护不应留有空白,尚未批准《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应当立即采取行动。真相和正义不能永远缺席,严重侵害儿童的肇事者应当受到追责。近日有媒体指出,外国特种部队2010年至2011年在阿富汗滥杀平民,甚至开展“杀人比赛”,受害者之中不乏儿童,这一暴行令人震惊,肇事者应当也必须受到严惩。

第二,给予所有儿童无差别保护。无论是男童、女童、残疾儿童、难移民儿童,还是被恐怖分子、武装团伙所裹挟的儿童,都应享有《儿童权利公约》规定的基本权利,不得以任何理由受到不公正对待。令人关切的是,在有的国家的边境难民拘留中心里,成千上万的难民儿童被迫承受着猖獗的疾病、不净的食物以及与父母的强制分离。另一些难民儿童遭到驱逐遣返,不得不在暴力、贫困和流离失所中挣扎求生。伊拉克、叙利亚境内同“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儿童都是受害者,我们赞同秘书长的呼吁,应该给予这些儿童自愿遣返的权利。

第三,为儿童提供全面发展机会。贫困、饥饿、失学让儿童更易成为暴力袭击的目标。营养、教育、技能给予儿童走出战争阴霾的机会。国际社会应当鼓励冲突国家加大对儿童的政策保障和资源投入,扩大发展和教育领域专项援助。在全球粮食、能源、金融危机之下,冲突中的儿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帮助,削减发展援助无异于削弱对儿童的保护。在阿富汗,贫困正在蔓延,饥饿正在肆虐,儿童也成为受害者。个别国家在困难时刻冻结并挪用阿富汗的海外资产,是在剥夺儿童活下去的希望。肆意施加单边强制措施,让儿童和其他最脆弱群体付出最沉重代价,这些做法必须得到纠正。

第四,用好儿童保护的工具箱。秘书长年度报告及其列名、除名机制,对了解冲突国家儿童保护状况具有指标性意义,应建立明确、统一、可衡量的列名标准。安理会下设工作组对议程上不同国别局势,应当采取同样的审议频率,同样的国别结论发布周期,避免基于政治立场的选择性关注。巴勒斯坦问题延宕70多年,难以计数的儿童凋逝在最美的童年,一代一代的儿童看不到和平的出路。海地黑帮暴力愈演愈烈,自今年4月以来已有1700多所学校因此关停,50多万儿童失去受教育机会,杀戮、绑架、被黑帮招募给他们的童年投下阴影。如果我们选择继续无视巴勒斯坦和海地儿童的正当权利,那么还要目睹多少惨剧,才能还他们以迟到的正义?

主席先生,

尽管要做的还很多,但过去一年也有给人以希望的好消息:通过甘巴特别代表的努力,12214名卷入冲突的儿童获得释放。联合国有关机构正积极行动起来救助儿童。在中国帮助下,叙利亚哈塞克省10岁的默罕默德被炸弹炸断的右腿装上了假肢,从此可以告别轮椅。同样在中国帮助下,索马里博萨索的流离失所者阿姆兰和2个学龄前的女儿吃上了营养餐,免于严重饥荒和营养不良。只要有行动,就会有希望。从中东到北非,从欧洲到拉美,从非洲之角到萨赫勒地区,一双双稚嫩的眼睛正在望向这里,我们不能让他们失望。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