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English
  首页 > 中国与联合国 > 裁军与军控 > 联大一委
中国代表团团长、裁军大使李松在77届联大一委关于“和平利用”决议和信息安全问题的发言

2022-10-25 22:00

主席先生,

我愿在此介绍中方在和平利用及相关国际合作和信息安全两个问题上的立场。

主席先生,

出于和平目的利用科学技术并开展相关国际合作,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等国际法律文书确立的各国不可剥夺的权利。遗憾的是,多年来发展中国家不受歧视地和平利用科技并开展国际合作的权利远未得到有效保障。不结盟运动巴库峰会《最后文件》明确指出,向发展中国家出于和平目的出口材料、设备和技术面临不合理限制。新冠疫情引发的各类经济社会难题,更凸显发展中国家通过和平利用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要。中方认为,不结盟运动国家的呼声应当得到回应,发展中国家和平利用科技的正当权利应当得到尊重,对和平利用科技施加的不合理限制问题应予以尽快解决。

去年,联大通过了中方主提、26国共提的“在国际安全领域促进和平利用国际合作”决议,开启了和平利用及相关国际合作对话进程。秘书长根据该决议汇总各方意见提交的报告,在去年裁军领域各项报告中参与度最大、收到意见建议最多,这充分反映了就有关问题开展对话的广泛意愿和迫切需要。为此,中方向今年联大一委再次提交了该决议草案。中方在坚持决议宗旨和核心理念的前提下,尽可能采纳各方建议,照顾各方舒适度。中方再次提交决议,目的是延续联大框架下对话进程,为各方提供探讨有关问题挑战与合作机会的平台。有的国家担心,中方此举旨在颠覆现有防扩散出口管制机制,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中方决议初衷光明磊落,那就是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在联大框架下通过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的对话进程,促进国际社会正视和平利用领域存在的问题,并通过持续讨论寻找解决之道。我愿强调指出,去年围绕这一决议草案的对抗,不是中方挑起的,也不应该在今年的一委继续发生。“和平利用”决议草案在联合国框架下确立的对话进程,应该成为防扩散出口管制机制与发展中国家沟通对话的桥梁。

我愿强调,防扩散与和平利用不是此消彼长的敌人,而应该是携手并进的伙伴。通过积极参与相关对话,倾听发展中国家的呼声与关切,有助于现有防扩散出口管制多边机制的发展进步,不断加强自身权威性和普遍性,为国际和平安全做出更大贡献。中方欢迎广大发展中国家对该决议予以更大支持,敦促西方国家不要阻挠联合国框架下的对话进程,呼吁联合国会员国共同努力,推动国际社会平衡推进和平利用与防扩散这两个并行不悖的目标。

主席先生,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跌宕延续,全球网络安全格局深刻演变,各国数字化转型加速推进。与此同时,网络数字领域治理赤字凸显,网络空间不安定、不稳定因素突出,网络空间面临分裂风险。一些国家出于地缘政治私利,刻意将意识形态分歧引入网络空间,将科技和经贸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人为割裂全球互联网,破坏产业供应链的稳定,违背信息通信技术发展规律,阻碍网络空间全球合作与发展。

当前形势下,各方应把国际社会公益置于地缘政治私利之前,把团结合作置于分裂对抗之前,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共同努力维护和改革现存国际体系,共同制定并遵守协商一致达成的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在今年的信息安全开放式工作组会议上,中方率先提出各方应“遵守”而不仅仅是“执行”联合国信息安全“负责任国家行为框架”,并成功写入年度报告。我们呼吁所有国家,特别是大国,应切实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致力于建立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

网络空间关乎人类的共同命运,网络空间的未来应由各国共同开创。无论是政府专家组还是开放式工作组,各国普遍认同联合国应该只有一个网络安全进程。今年,开放式工作组在加富尔大使和各方共同努力下,成功达成首份年度进展报告。这在当前形势下殊为不易,凸显了国际社会对工作组的信任和信心。

但令人不解和遗憾的是,一些国家无视工作组积极进展,无视网络安全进程团结稳定的大局,执意提交决议草案,在工作组框架外寻求新建“行动纲领”。这种做法可能将在此导致联合国安全进程“双轨并行”,不符合国际社会及各国的共同利益。

主席先生,

面对当前网络空间分裂风险,我们缺少的不是讨论平台或机制,而是凝聚共识的政治意愿。各方应尊重国际社会现有共识,尊重工作组联合国唯一信息安全进程的权威,严格按照联大决议授权,在工作组框架下就未来机制性对话进行讨论。中方期待与各国一道,充分利用好工作组机制,加强沟通交流,共同构建更加公平合理、开放包容、安全稳定、富有生机活力的网络空间。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