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English
  首页 > 中国与联合国 > 聚焦安理会 > 安理会综合性议题
张军大使在安理会海平面上升与国际和平与安全问题公开辩论会的发言

2023-02-14 13:00

主席先生:

中方欢迎马耳他作为安理会主席倡议举行这次会议。我感谢博奇外长主持会议,感谢古特雷斯秘书长、克勒希主席、奥雷斯库主席所作通报,也认真听取了帕西西女士的发言。

海平面上升推高了全球生态系统以及人类社会的脆弱性,可能引发领土淹没、人口迁移、财产损失等一系列问题,给人类生存与发展带来全方位的挑战,对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低洼海岸线国家而言,更是关乎生死存亡的问题。中国也是一个拥有漫长海岸线的国家,我们对海平面上升带来的风险同样高度关注。海平面上升还对海洋法、国家地位、人员保护等提出新的课题,与安全问题的关系十分复杂,这些都需要进行深入综合研究。中方期待国际法委员会正在进行的“与国际法有关的海平面上升”专题研究得出务实、客观、有价值的成果。

主席先生,

海平面上升由全球变暖、极地冰川融化等多重因素引发,是气候变化的一个关键指标。国际社会要对海平面上升的后果加强前瞻性研究,同时要瞄准气候变化这个根源,全力延缓气候变暖,遏制海平面快速上升的趋势。古特雷斯秘书长多次发出警告,地球正在迅速接近气候变化临界点。国际社会应增强刻不容缓的紧迫感,抓紧采取一切必要行动,防止气候变化给人类造成不可逆转的灾难。

减缓气候变化事关全人类命运,国际社会的决心不能动摇,行动不能松懈。要达成《巴黎协定》确定的温控目标,发达国家必须加大率先减排力度。然而去年以来,一些发达国家能源政策出现倒退,化石能源消费和碳排放不减反增,使已经十分脆弱的全球减排前景岌岌可危。发达国家普遍较早提出“双碳”目标和方案,应该发挥表率作用,采取切实行动加以落实。

资金始终是全球气候治理的核心和关键问题。发达国家有责任和义务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气候变化融资和援助。发达国家早在2009年就承诺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资金,但至今从未真正到位,所谓承诺已成为一张空头支票。更有甚者,有的国家一边消极对待发展中国家的资金需求,一边以推动本国能源转型为名,通过所谓“通胀削减法案”,投入数千亿美元为本国制造业提供高额补贴。这种虚伪自私的“绿色保护主义”违反世贸组织规则,对其他国家相关产业构成歧视,也有损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集体努力。

坚持真正的多边主义,加强团结合作是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唯一出路。要继续坚持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原则,这关乎国际公平正义。偏离这一原则将严重损害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团结合作。《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是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的主框架,有关成果来之不易,需要各方共同珍惜、共同维护。安理会可以在具体国别议题下,结合具体情况,在准确把握气候驱动安全风险的机理基础上,研究采取有针对性应对办法。

应对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要始终着眼于落实2030年议程,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创造有利条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最易受气候冲击,其适应能力也最为脆弱。国际社会要切实解决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关切和诉求,通过资金和技术援助帮助他们加强能力建设,增强气候韧性,实现绿色低碳发展。海洋是世界各国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保护海洋环境是全人类的共同责任。眼下一个迫在眉睫的挑战,是福岛核电站40万吨核污染水的排海问题,这将严重破坏海洋环境,损害民众健康,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及人民更是首当其冲。中方敦促日本履行应尽的国际义务,以科学、公开、透明、安全的方式处置核污染水,切实保护海洋生态环境。

主席先生,

应对气候变化,中国始终是坚定的行动派,凡是作出的承诺,一定全力以赴。我们积极稳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低碳的发展道路,在节能、可再生能源、新能源汽车、森林碳汇等方面取得一系列成就,为全球气候治理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中国一直是气候变化南南合作的倡导者和实践者。截至目前,我们同38个发展中国家签署了45份气候变化合作文件,实施3个低碳示范区建设项目,开展42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累计为120多个发展中国家培训相关领域技术人员,受到包括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欢迎和高度评价。中方将继续同各方一道,积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携手应对气候变化挑战。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COP28)将于今年12月在阿联酋举办。中方赞赏阿联酋为推进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所作贡献,支持阿联酋举办一届成功的大会。希望各方聚焦公约宗旨和目标,回应发展中国家核心关切,推动大会取得积极成果,共同构建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


【日本代表发言后,张军大使表示:】本次会议的主题是海平面上升的影响。可以想象,如果上升的是受到严重核污染的海水,后果将更加巨大,危害将更加深远。这是中方提及这一问题并表达关切的重要原因。日本方面已经确认,今年第一季度将向太平洋排放至少40万吨核污染水。福岛核污染水包含60多种放射性物质,而且预计排放时间长达30年之久。日本把核污染水排向海洋,将严重危及全球海洋环境、生态系统和各国人民的生命健康。因此,这个问题绝不是日本一家的私事。日本的邻国、太平洋岛国等利益攸关方都对日方错误决定表达了严重关切,日本国内也有强烈反对声音。

令人遗憾的是,日方迄未就排海方案的正当性、核污染水数据的可靠性、净化装置的有效性、环境影响的不确定性等关键问题作出科学、可信的说明,也没有同包括邻国在内的利益攸关方进行充分、有意义的协商。有关国际组织也尚未完成对日方处置方案的评估,更未得出具体结论。在此情况下,日方一意孤行,强行批准核污染水排放方案,并加速推进排海准备工作。这种行为极其不负责任。日方表示,这些核污染水经过处理后是安全无害的,我对此不得不表示怀疑。如果日方真的这么想,那么完全可以有其他的排放方案,包括排放到日方境内的湖泊河流里。中方敦促日方正视各方正当合理关切,在同邻国利益攸关方和有关国际组织协商达成一致前,不应擅自启动核污染水的排海方案。我们也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对这一重要问题予以密切关注。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