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English
  首页 > 中国与联合国 > 聚焦安理会 > 安理会综合性议题
张军大使在安理会工作方法问题公开辩论会上的发言

2023-09-05 22:35

主席先生:

首先我要祝贺阿尔巴尼亚担任安理会本月主席,感谢美国作为安理会主席在8月份所做工作。我感谢霍查大使的通报。

自2010年以来,安理会每年举行公开辩论会,探讨如何改进安理会工作方法,这很有意义。中国欢迎非安理会成员参加今天的会议。

工作方法反映思想方法,从来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安理会工作具有很强的政治属性,始终要从政治高度把握安理会的工作方法。结合安理会工作中的突出问题,我谈以下几点。

第一,安理会应该聚焦核心授权。当今世界面临的危机挑战层出不穷,安理会要履行应尽责任,但也做不到大包大揽,必须集中精力处理威胁和平与安全的重大问题。我们不赞成综合性议题占据过多资源,也不赞成安理会同其他联合国机构踩脚或重复劳动。我们更反对个别成员出于政治目的推动安理会讨论国别人权问题。

第二,安理会应该坚持效果导向,致力于解决实际问题。我们在安理会开会、发言、搞文件,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开了会不等于解决了问题,会开得多也不等于问题解决得好,有时恰恰相反。可以从小处做起,提高安理会的效率和有效性。通过的文件应该有可读性和可操作性,一项决议不要动辄十几页。叙利亚问题每月审议两三次,大多数成员在重复套话,完全可以精简合并。非洲三国经常做共同发言,既节约时间,又增强影响力,这种做法值得肯定。

第三,关于安理会成员互动。安理会工作方法千条万条,团结一致是最重要的一条。安理会成员要相互尊重,平等协商,照顾彼此合理关切。不应该只是对着镜头说话,而应该认真相互聆听,增进相互理解,努力寻求共识。中方支持更多举行非正式磋商。我们也支持安理会加强同有关当事国家、秘书长特别代表及非安理会成员的互动沟通。

第四,安理会工作要体现包容性。我们支持安理会继续邀请民间社会代表作通报,同时近期的情况也表明,需要对通报内容加强质量管理,确保真正带来附加值,轮值主席在这方面应该承担起责任。目前令我们关切的是,一些成员似乎只关心在安理会听到不同声音,而不关心如何达成一致意见;似乎只在意回应非政府团体或个人的观点,而刻意忽视当事国政府的关切。

第五,关于制裁,中方一向主张,安理会要以谨慎和负责任态度处理制裁,慎重把握制裁力度和范围,根据形势变化作出调整或解除。令人遗憾的是,过去二十多年里,制裁一旦设立往往长期化扩大化,再要逆转仿佛比登天还难。制裁不能成为外交努力的替代,更不能成为一些国家政治施压的工具。安理会对苏丹、南苏丹、中非、几内亚比绍等国以及根据安理会第1988号决议所涉制裁都已过时,应该尽快启动解除进程。

除了上述问题,我要重点谈一谈执笔国问题。这个问题日益引发争议,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执笔国的作法是在实践中形成的,议事规则对此没有明确规定。现实情况是,少数常任理事国长期垄断多数议题的执笔国,个别执笔国有时把国别立场凌驾于集体之上,已经成为很多问题的根源。执笔国安排必须进行调整,体现公平、平等和开放。

要推动执笔国切实承担起责任。执笔国是自我任命的,意味着责任而非特权。担任执笔国应该坚持客观公正,把维护团结、凝聚共识作为摆在第一位的职责。

要让更多非常任理事国担任执笔国。非常任理事国完全有能力当好执笔国。过去两年,阿联酋同各成员耐心协商,推动安理会就阿富汗问题一致通过多项重要文件,树立了很好的典范。

要让非洲成员担任非洲议题执笔国。非洲成员在安理会不能担任非洲问题的执笔国,这是没有道理的。

要让执笔国安排更加合理化。从实际作用看,执笔国这一名称本身很有误导性,因为在安理会实践中,执笔国的角色远不止持笔记录或起草文件,有大量的事需要协调。联合国大会对主要进程设有共同协调员,安理会可以向联合国大会学习,考虑每个议题设置三名共同协调员,由常任理事国和非常任理事国共同担任,相应下属机构的主席也应被邀请参加进来,真正体现责任分担和共同参与。

总之,执笔国问题值得高度重视、认真对待。我们知道安理会文件和程序工作组已经在进行相关讨论。期待工作组现任及下任主席将改革执笔国安排作为优先重点,加快推动实质性改进。

主席先生,

安理会工作方法的改进是安理会改革的组成部分。有些成员在发言中也提到安理会改革和否决权的问题。中方一贯支持安理会进行合理必要改革,优先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特别是就优先解决非洲诉求作出特殊安排。我们愿同广大会员国一道,坚持联大政府间谈判主渠道,进行耐心民主协商,寻求一揽子解决方案。改革的最终目标是让安理会更好而不是更坏,是让安理会前进而不是后退,是让广大会员国而不是少数几个国家获益。必须看到,否决权的使用和安理会组成不平衡密切相关。安理会不少成员属于同一个政治集团,经常利用数量优势主导安理会议程,经常跳过广泛协商强推表决,最终导致否决权的使用。如果只看到否决权的使用,而忽视安理会组成和工作方法的不公正不合理之处,就不可能正确把握这个问题的根源。

最后我重申,中方愿同各方共同总结经验、开拓思路,以实际行动推动安理会不断改进工作,更好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

谢谢主席。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