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English
  首页 > 专题 > 中国西藏
侨报专稿《被误读的版图:谁在偷偷改地图》

2009-03-13 23:29

http://www.usqiaobao.com  2009-03-13  作者: 张扬  来源: 侨报

  早在700多年前,西藏已被正式划入中国版图,这在国际上并无争议。而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过所谓的“大藏区”。所谓“西藏独立”、“大藏区”是近代西方国家侵略中国的条件下出现的错误概念。

  【侨报记者 张扬 报道】翻开藏文史书《藏汉史集》(班觉桑布著于1434年),不难发现,西藏被正式
划入中国版图,始于公元13世纪,这在国际上并无争议,而那时,世界上绝大多数现代国家还没形成。

  然而,近代以来,西藏归入中国版图的史实,却被西方殖民者人为地改来改去。

  如何厘清一个真实的西藏?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教授诺布旺丹认为,这要从西藏归属中国版图那段历史讲起。

  据《藏汉史集》记载,公元1235年,成吉思汗的孙子阔端统帅西路军,进而攻下陇(今中国甘肃省)。此时的西藏自9世纪吐蕃王朝崩溃后,长期陷于分裂割据的状态。这一时期,西藏境内的王室后裔没有能够抵抗阔端军队,阔端采取了与西藏宗教领袖和平谈判,解决西藏归属问题的办法。

  1247年,西藏萨迦派宗教领袖萨班应阔端的邀请,在凉州白塔寺成功进行了一次历史性的会谈,即“凉州会盟”。会谈议妥了西藏归顺的条件,包括呈献图册、交纳贡赋、接受派官设治等。

  萨班当时认为,和平归属蒙古汗王的统治之下,定会给西藏的僧俗民众带来永远的利乐,为此他拟写了致西藏各地僧俗与百姓的一封公开信,说明归顺汗王的利害关系,奉劝西藏僧俗人等遵行他们的法度。

  萨班的信里还告知,西藏已成为汗王属地,并把汗王为西藏规定的各项制度、包括委派官员,缴纳贡赋等,都作了说明。从此,西藏正式纳入中国版图。

  哈萨克广播公司记者塔克拉则从另一个角度给予证实:其实翻开1970年代版本的苏联大辞典,对于西藏的解释已经清晰地记载:“西藏位于中国境内,距今已超过7个世纪”。

  “我们研究和报道西藏,应查证一些历史典籍,无论是哪国的学者,都需用理智与科学的方法看待西藏版图,事实容不得混淆的。”塔克拉说。

  版图争论始于19世纪

  西方关于“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的印象,源自于19世纪下半叶,当时俄国进攻中国新疆以图扩张,英国则以印度和尼泊尔为基地向喜马拉雅山区扩张势力。

  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张云看来,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来是西方列强瓜分中国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1840年后清政府封闭落后、自顾不暇,无法抵御侵略者的进攻,这给西方列强制造出一个所谓的“西藏问题”留下了空间。

  深谙西藏问题的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记者苏迪明认为,这段历史是让很多外国人误读西藏版图的一个重要原因,在西方的有些教科书中并未交代一个完整的时代背景。

  实际上,即使在清末,西方列强在瓜分中国时,西藏始终都在中央政府的管辖下。

  1950年10月,解放军胜利结束昌都战役,全歼反叛藏军主力7个团级的部队。次年2月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团到北京谈判。5月23日,中共统战部长李维汉同西藏政府代表签订《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核心内容包括:西藏地区一切涉外事宜由中央人民政府统一处理,西藏现有军队改编为解放军;中央对西藏内部事务的处理本着民族政策和西藏的实际情况采取宽大的政策;对西藏现行的制度和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不予变更,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充分保证等。

  对此,达赖喇嘛还亲自致电毛泽东表示拥护。

  谁在偷偷改地图

  对长期生活在海外的华人网民而言,有违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错误地图早已不是一件新鲜事。2005年,东亚足联官网配发中国地图时遗漏了台湾部分;2007年9月,国际足联官网发布的中国地图丢失了台湾和藏南地区;2008年17日,德国《明星》周刊又在其网络版上刊发的一篇关于介绍中国的文章中,配了一幅不包括台湾和西藏的“中国地图”。

  北京《环球时报》报道,在收到中国网民强烈抗议后,《明星》周刊对其“问题中国地图”悄悄做了修正:加上了台湾;而且对先前故意将西藏与中国其他地区用不同颜色标记也做了修正,改为统一的白色,但依然保持了“模糊”的处理方式,将西藏用虚线与中国其他地方区隔开来。

  大藏区从不存在

  达赖和达赖集团有一个提法是要在“大藏区”里实行“高度自治”。

  在达赖绘制的“大藏区”地图上,范围不仅包括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和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四省的10个藏族自治州和两个藏族自治县,而且还包括青海省的西宁市、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和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等许多地区,总面积达240多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领土的1/4——按照达赖的说法,这些地区的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都属于“移民”。

  事实上,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所谓的“大藏区”。今天中国政府在各藏族聚居区分别建立的自治政权,包括1个自治区、10个自治州、2个自治县的行政建制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

  在唐代,吐蕃王朝是由吐蕃联合居住在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的各个民族、部落共同组成的多民族政权。吐蕃王朝灭亡以后,居住在青藏高原地区的吐蕃人和其他各族杂居,并无统一政权。

  元代,西藏地方正式纳入中央政府的行政管辖之下。在今西藏自治区设立“乌斯藏纳里速古鲁孙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府”;在今甘肃南部、青海东部和南部以及四川西北一部分地区(藏文文献称为“脱思麻”)设立“吐蕃等处宣慰司都元帅府”;在今四川西部岷江、大渡河、雅砻江流域及西至昌都地区,包括今甘孜藏族自治州在内(藏文文献称为“朵甘思”)设立“吐蕃等路宣慰司都元帅府”。

  清朝雍正四年(1726年),清朝中央政府针对西藏地方出现的政治动乱,调整西藏与周边川、滇、青等省区的行政区划,明确将巴塘等地划归四川,而将靠近中甸、原来属巴塘管辖的奔杂拉、祁宗、喇普等处划归云南。这一调整也形成了清代管理西藏和其他藏区的基本格局。

  民国时期,尽管国难加剧,中国内部军阀混战不已,但也基本上延续了历史建制,始终没有出现过一个“大藏区”的行政建制。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