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English
  首页 > 新闻
侨报专稿《被忽略的农奴:自由在旧西藏是个伪命题》

2009-03-02 23:07

http://www.usqiaobao.com  2009-03-02  作者: 孙延 来源: 侨报

  “农奴带走的只有自己的影子,留下的只有自己的脚印。”旧西藏流传的一句民谣形象地描绘了农奴们1959年前的生活。

  【侨报记者孙延报道】在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下,对大多数西藏人而言,所谓自由,不过是个伪命
题。

  美国知名作家杰克·凯鲁亚克在其1957年出版的畅销小说《达摩流浪者》中,将西藏描述为西方人禅宗精神的归宿和自由的圣地。许多人将凯鲁亚克当成精神领袖,向往像达摩流浪者一样踏上西藏的土地。但正如许多中国人羡慕美国西部牛仔的自由潇洒却忽略了他们作为西部血汗劳工的一面,一些人看到了神话的西藏,却忽略了当时政教合一的农奴制下,西藏人悲惨的生活。

  今年76岁的米玛顿珠回忆,他和妻子在西藏民主改革前曾是日喀则地区帕拉庄园的农奴,当时,“吃不饱、穿不暖是日常的生活状态”。

  他介绍,他和妻子女儿一家三口每个月只有56斤青稞作食物,住则是在庄园“农奴院”中一间仅7平方米的小屋里,又黑又冷,大白天在里面都看不清东西,三人只能靠两张破羊皮取暖、入睡。

  挨私刑也是常有的事,米玛顿珠夫妻都被殴打过多次。一次妻子在服侍庄园主夫人时不慎摔坏一个杯子,被管家用皮鞭狠狠抽脸,十几天后脸上才消肿。

  这种不堪回首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59年民主改革,米玛顿珠回忆:“分到土地后大家高兴啊!30多个农奴伙伴找来了青稞酒,坐在地里边喝边庆祝,那天下午,大家都醉倒在农田里。”

  米玛顿珠的遭遇仅是当时农奴生活的一个缩影。

  “西藏政教合一的农奴制度,其黑暗残酷比中世纪西欧的农奴制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张云介绍,在旧西藏,官府、僧侣和贵族三大领主以不到5%的人口,占有几乎全部生产资料。占人口90%的农奴和5%的奴隶没有土地,也没有人身自由,可以被随意买卖、赠送、抵债和交换。

  此外,西藏直到1959年还通行的《十三法典》中第八条明确规定,“民伤官,视伤势轻重,断伤人之手足;主失手伤仆,治伤不再判罪。主殴仆致伤无赔偿之说”。

  因此,农奴主往往设立监狱或私牢,刑罚极为野蛮残酷,如挖眼、刖足、割舌、砍手、抽筋、推崖、溺水、处死等。

  西藏最大寺庙之一的甘丹寺就有许多手铐、脚镣、棍棒和用来剜目、抽筋等的残酷刑具。侨报记者孙延美国知名作家杰克·凯鲁亚克在其1957年出版的畅销小说《达摩流浪者》中,将西藏描述为西方人禅宗精神的归宿和自由的圣地。许多人将凯鲁亚克当成精神领袖,向往像达摩流浪者一样踏上西藏的土地。但正如许多中国人羡慕美国西部牛仔的自由潇洒却忽略了他们作为西部血汗劳工的一面,一些人看到了神话的西藏,却忽略了当时政教合一的农奴制下,西藏人悲惨的生活。

  今年76岁的米玛顿珠回忆,他和妻子在西藏民主改革前曾是日喀则地区帕拉庄园的农奴,当时,“吃不饱、穿不暖是日常的生活状态”。

  他介绍,他和妻子女儿一家三口每个月只有56斤青稞作食物,住则是在庄园“农奴院”中一间仅7平方米的小屋里,又黑又冷,大白天在里面都看不清东西,三人只能靠两张破羊皮取暖、入睡。

  挨私刑也是常有的事,米玛顿珠夫妻都被殴打过多次。一次妻子在服侍庄园主夫人时不慎摔坏一个杯子,被管家用皮鞭狠狠抽脸,十几天后脸上才消肿。

  这种不堪回首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59年民主改革,米玛顿珠回忆:“分到土地后大家高兴啊!30多个农奴伙伴找来了青稞酒,坐在地里边喝边庆祝,那天下午,大家都醉倒在农田里。”

  米玛顿珠的遭遇仅是当时农奴生活的一个缩影。

  “西藏政教合一的农奴制度,其黑暗残酷比中世纪西欧的农奴制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张云介绍,在旧西藏,官府、僧侣和贵族三大领主以不到5%的人口,占有几乎全部生产资料。占人口90%的农奴和5%的奴隶没有土地,也没有人身自由,可以被随意买卖、赠送、抵债和交换。

  此外,西藏直到1959年还通行的《十三法典》中第八条明确规定,“民伤官,视伤势轻重,断伤人之手足;主失手伤仆,治伤不再判罪。主殴仆致伤无赔偿之说”。

  因此,农奴主往往设立监狱或私牢,刑罚极为野蛮残酷,如挖眼、刖足、割舌、砍手、抽筋、推崖、溺水、处死等。

  西藏最大寺庙之一的甘丹寺就有许多手铐、脚镣、棍棒和用来剜目、抽筋等的残酷刑具。

旧西藏,自由是个伪命题

   中国大陆学者们在接受访问时的共识是,西藏不是西方人想象的“香格里拉”,而自由,在1959年以前的西藏根本就是个“伪命题”。

  法国藏学家亚历山大·达维·尼尔在她的《古老的西藏面对新生的中国》中说,旧西藏,所有农民都是终身负债的农奴,他们身上还有着苛捐杂税和沉重的徭役,“完全失去了一切人的自由,一年更比一年穷”。

  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藏族教授才旺南加介绍,吐蕃王朝公元9世纪分裂,地方势力经过长时间发展以后,与不同的教派相结合,到11世纪时形成官府、上层僧侣、贵族三大领主。

  与其同时形成的,还有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北京大学社会学者于长江接受记者访问时指出,在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下,统治者一方面通过行政权力进行直接控制,另一方面通过宗教实施精神统治。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胡岩称,因为大部分藏民都信奉藏传佛教,相信轮回转世,“在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下,通过精神控制,甚至只要几个农奴主便可控制辽阔的土地”。

  “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和农奴制并非西藏原创,其走向灭亡也是必然”,胡岩指出,西方人最先打开了西藏的大门,而且一打开就再也无法闭合,“最早侵略西藏的英国人也留下文字材料,表示西藏当时的政治制度已经没落”。

  胡岩认为,中国早已经实行民主制度,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民主制改革不可避免,“民主制改革的根源还是主权问题,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当然要符合中国的大制度”。

  于长江也表示,西藏的农奴制改革是历史必然,虽然西藏民主改革以前,当地农奴主也提出改革,但屡屡流产的“三权分立”等西方制度显然不适合当时的西藏。

(编辑:栾树)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